当前位置:文史百家

徐霞客记柳州社会生活

  • 2014-01-22  柳州日报  陈铁生

内容导航:
 

   徐霞客在柳州游记中,记下因随行的静闻和尚有病,无法照顾行李,到洛容县后,他便请了担夫帮挑行囊,租下一匹马驮静闻前行入柳,谁知静闻病太重,无法安坐于马上,徐霞客又产生租牛车以代马行的念头,马主及旁人均劝道:此行上坡下岭、道路颠簸,病人更受不了,不如租肩舆(简易轿子),尽管租金贵,并于工作前包食一餐。对此议徐霞客采纳了。

   可知,那时从城郊进入柳州,已有租马、牛车及肩舆以代步的行业。

   徐霞客渡江过东门后,柳州给他的第一印象是“东郭之聚庐反密于城中”,东门外是“阛阓连络”—— —街道纵横,商店连片,“东门以内反寥寂焉”,说明当时东门外,已成为桂中商埠门户 、水路交通要津。徐霞客入住东门附近一家有楼的旅店,此后,他于考察之中午,多次“还饭于寓”。旅店有楼,还可提供旅客的餐食,说明这家旅店规模不小,这从一个侧面反映了明代各地客商到柳州众多,带动了旅店业的发展及宿食一条龙的服务。

   徐霞客到柳州安顿好后,立即去寻静闻和尚,几经周折,于柳州城外之天妃庙见到他,留下钱嘱寺僧代为照顾。两天后,徐听僧来报,静闻病不但未见好转反而加重,即去问究竟,原来是静闻不听徐去买可清热的绿豆杂粮为粥食之嘱,而将徐所畀钱去买市面上的粉、饼一类为食,又因误饮雄黄酒致病更重。

   为了医治静闻,徐霞客到北门(今解放北路与五一路交接处)内找到一位董姓医生告知情况,请其出诊。

   董与徐回其医所后,选了一些草药给徐,徐携回住所后,又外出买了益元散,与草药一道叫顾仆带到天妃庙,先服散,后煎药饮,至晚病才有所好转。临离柳,徐霞客又于北门“市土药于朱医士,得山豆根、猪腰子、天竺黄、水萝葡、兔金藤诸药各少许”。

   他在北门先找到开诊所的董姓医生出诊,现又在地摊上买到朱医士的土草药,说明柳州已有人摆脱当年柳宗元时所说的有病一味信鬼神不服药之景况了。

   徐霞客在二贤祠(今柳侯公园内)还买到苏东坡书的荔子碑及传为柳宗元书的剑铭碑两种拓片。

   从当时徐霞客所记,城里既有卖益元散等中成药的药店,又有挂牌行医的诊所及草药摊,有粥肆、有菜市(能买到芽菜鲜姜),米行(能买到绿豆杂米),小食铺(能买到粉、饼),还有拓碑业,可见柳州民间商品交易已形成。

 

 

 

    打印 关闭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柳州市委员会主办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柳州市委员会办公室维护管理
    E-mail:lzszxwebsite@163.com                             电话:0772-2827140
    版权所有:(C)2015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柳州市委员会                      技术支持:柳州市网络管理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