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老兵口述

丁德新:淞沪抗战是永远的痛

  • 2015-04-30

内容导航:

  口述:丁德新

  记录:刘丽虹

  时间:20075

   

  人物档案

  19112月出生在四川平昌县

  1926年高中毕业,到江西庐山加入军官特训练班学习

  1929年入军官特训练班高材生班学习

  1930年黄埔军校第14期学员

  1932年参加康泽带领的别动队,在淞沪抗战中为督军

  

1

  抗战老兵丁德新(2007年刘丽虹摄)   

  住在京港小区的丁德新老人,1911年出生于四川平昌县,黄埔军校第14期学员,解放初期随爱人到柳,上世纪七十年代在我市某单位退休后随孩子生活。从戴着贝雷帽的丁老身上,我们可以看出他当年是一个英俊帅气的军人。

  2007年时,丁德新老人回忆当年抗战的经过,心情颇为复杂。

  当年,“七七”事变后,中国热血青年抗日高潮叠起,1926年高中毕业后的丁老从四川到江西庐山加入军官特训练班学习,1929年又入高材生班学习,1930年成为黄埔军校第14期学员。学习结束选入康泽(1904-1967,字兆民,四川安兆人,黄埔三期毕业)带领的别动队,在淞沪抗战中为督军。对于1932年的“一二·八”淞沪之战壮烈,丁老回忆起来只用四个字:前仆后继。但此战的失利,在老人的心中永远留下了沉重的烙印。

  1931年东北发生“九一八”事变,由于东北军执行“不抵抗政策”,日军在占领沈阳之后继续向辽宁、吉林和黑龙江的广大地区进攻,中国东北全部沦陷。为了掩盖其阴谋和分散注意力,日本人蓄谋在上海制造事端,发动日本侵华淞沪战争。在这样的背景下,丁老随部队参加了抗战。作为督军,当时在淞沪抗战战场,丁老是怎样参加战斗的?

  

  中国军队进入淞沪会战战场。(资料图片)

  

  中国军队在淞沪会战战场开展巷战。(资料图片)

  

  淞沪战争发生后,丁老接到命令后,随部队乘火车由重庆开往上海,到达上海老龙华车站,火车还没有停下来就遇到日机轰炸,过了一阵子丁老的部队迅速离开火车,到安全地方隐蔽下来。据丁老所在的部队说炸死数人,火车有数节被毁。到达相对安全的地方后,部队一直在等车来接。因为时间晚,接车怕被日军发现派机轰炸,就没有到丁老部队停留的地点。丁老他们只好在晚上徒步往前走。一路上,官兵们的注意力都在很警惕敌机上,至于怎样赶到停车地点,丁老已经忘记所走的路程,只记得经过一个大的停车场,大停场外面有被日机炸毁的汽车,有的还在燃烧。靠汽车送到战场是不可能了,部队只好再徒步赶赴战场。到达阵地已是半夜时分,只见遍地尸体和伤员,一些垂危的伤员拒绝我军士兵的救护,只叫国军为他们报仇,有的话未说完就咽气了,而日军的炮弹正在丁老部队的头上乱飞。

  这天,丁老部队好像就住在大停车场附近的地方,这个地方的老百姓全部不见了,房屋都是空的,部队就在民房呆下来。在淞沪战役初期,部队调动频繁,丁老的部队到过好多地方,如闸北、闸浦、浦东、江湾等地方,后来到南翔一带住得比较久。

  当时国民党大部队大概只有两支在抵抗日军,前线是一个山坡上,丁老在大停车场听得见轰轰响的炮声,机枪和步枪声,流弹火星不停地由头顶上飞过,敌我已经展开了激战。这时只有听从命令,不能畏惧。与十九路军并肩作战的有张治中将军率领的第五军,下辖八十七师、八十八师。这两个师是蒋介石的亲信部队,使用的是当时中国部队中最好的武器,他们担任庙行防务,苦战几天被日军突破,整个防线被截为两段。急调驻防浏河担任预备队的六十一师第九旅驰往增援,在旅长张炎指挥下,经过反复争夺,终于把日军击退,恢复阵地。但预备队全部投入庙行,我军侧背空虚,敌人便以重兵在浏河登陆,我军腹背受敌,国民党大批军队却驻扎南京、镇江一带,观望不前。十九路军将领不得不通电全国,告以后援不继,忍痛撤退。上海抗战开始时,由七十八、八十七两个师先与日军接战,伤亡最为惨重。敌我两军后来均有增援部队。

  督军是在战场上执行战斗纪律的部队,他们站在进攻部队的身后,看着官兵到了一批,冲上去一批,一直到督军面前再没有官兵可冲锋,丁老他们也作为最后的防线投入了战斗,真正的前赴后继……至于战斗的细节,由于当时战斗白热化,加上老人年事高,已经回忆不起了。

    打印 关闭
    网站链接:              柳州文史              柳州党史网              柳州市档案信息网              柳州市总工会              柳州地情网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柳州市委员会主办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柳州市委员会办公室管理维护
    技术支持:柳州市网络管理中心            柳州迈联信息网络有限责任公司
    版权所有:(C)2015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柳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