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委员文苑

柳江听涛

  • 2015-05-08    

内容导航:

在江天一线的柳堤听涛,实在是一种难得的享受。

我说的柳堤,指的是柳州的江堤。

柳堤得名,民间大约有三种说法,一是为防柳江洪水肆虐而修建的防洪堤坝;二是因堤坝上垂柳成林;三是为纪念柳宗元在柳举办学堂、种柑植柳“有德于民”。

柳州传说曾有“八龙现于江”,故又称龙城。柳江呈U字形环城腰而抱,从马鞍山上鸟瞰,柳州全景宛若一个巨大的盆景,又形如水壶,故又称壶城。如果把柳州喻为一位绝尘的俏佳人,那九曲回肠的柳江,应是缠绕在她项脖上的一条碧绿的翡翠项链……

设想一下,在百里柳江,在百里画廊,徜徉在杨柳依依、月季飘香、紫荆璀璨的柳堤,随江风拥抱,听涛声交响,怀想来世今生,任心灵与江水低语,该是多么惬意的人生享受。

柳江听涛的绝佳处,就是东门沙角。说是听涛,实是观瀑。巨大的人工瀑布从江东的双塔山一带飞流直下,绵延成近三百米的亚洲最大的人工瀑布群,煞是壮美。每当瀑布飞漱其间,天地轰鸣,长堤飞歌,宛如天兵突降,万马奔腾,又似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缶阵雄风席卷而来,不是涛声胜似涛声。

柳江听涛,有多重享受。

其一,眼悦。其实,在灯火阑珊的夜晚,心无旁鹜的漫步在江堤,伫立在东门沙角亲水平台,看远山近水,听江涛原生态多声部合唱,不待思绪放飞,诗意已充盈氤氲。此时举眉向东,江畔的双塔山已被灯火勾勒得如童话般绚烂,令人遐想。双山巧配双塔,瀑布自山腰飞泻而下,与周边参差错落的大小瀑布形成灵动的白练,在眼前欢快的翻飞,令人情不自禁吟诵起李白“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的经典诗句。若碰上小雨天,双塔山山岚缠绕,灯火迷离,山体被湿漉漉的水彩塑成了硕大丰满的双乳。隔岸观瀑听涛,春心荡漾,神清气爽,整个双塔山瀑布群出现的景象宛若一幅天意的贵妃出浴图,又似睡美人驾祥云横空出世,惊艳百里柳江水调头…

其二,心禅。走相同的路,赏同样的景,心得却各不相同。每次在位于闹市中轴线上的东门沙角,觅一方寸之隅潜心坐下,闭目听涛,灵魂便出奇的清纯淡泊,这也不失为生命的一种奇妙体验。人生无常,涛声依旧,看着总向东的河水,欣赏天人合一的瀑布每天充满激情的流泻欢乐,总有一种感动涌上心头,,也总有一些感慨随波荡漾,这大概就是人们常说的“境由心生”吧。其实,人就是江河中一滴微不足道的水,从母体的源头依呀走来,汇入小溪大江,在东奔的过程中不知要经历多少劫难——有自然的,有人为的,但你却无法躲避,只能选择坚守,选择执著,选择面对。我认识一位瑶族歌者,她七个月就呱呱坠地。由于早产,胎盘尚未打开,形如怪物,被遗弃在屋外。外公外婆从山上打柴归来,发现了一个生命在懦动,于是小心呵护,小生命遂得以延续。也许遭遇了冷落与大爱的悲喜两重天的洗礼,小女子的生命变得格外顽强,也更加达观面对生命、生活。长大后,她固执选择了用琴瑟之音来咏叹世界,感悟生命,寻觅知音,享受生命海洋中的每一滴喜悦。于是,歌声与乐音成了她生命中最旺盛的体征。每当欣赏她心怀感恩、充满激情的琴艺表演,那种虔诚的写意状态,仿佛是在屏气凝神注目一个新生命的诞生。那份焦急,那份惊喜,那份矜持,那份酣畅淋漓孕育生命的快意,都在她指间流泻的音乐瀑布中达到极致,令人身心大悦。她的琴音长了翅膀,跨越千山万水,飞到了浪漫之都法国,飞到了音乐人神往的中央音乐学院,飞到了温婉多情的柳江边,并在江衅筑了一个音乐鸟巢—“琴茗廿一”,让更多的人分享她用音乐诠释对生命,对生活,对音乐的顶礼膜拜。尘世间的烦恼和忧郁实在太多太杂,而我们的欲望又此消彼长,矛盾的挤兑无时不在拷问我们灵魂的的承载能力,生命的旅途于是变得疲惫不堪。如果我们的心灵偶感伤寒,抑或生活遭遇流感,这也没有什么,到江堤走走,听涛悟道,咀嚼一下小瑶女生命凤凰涅槃、浴火重生的故事,与淡定的双峰老人对话,看瀑布瞬间从辉煌跌入深谷的悲壮大美,也许你会大彻大悟生命的偶然与璀璨,明白何为“上善若水”……

其三,神畅。到江边听涛,思绪会情不禁如江水翻飞长流。每每晚上在江堤眺望亮着鱼灯的小舢板在瀑布前飘摇,再回眸身后灯火璀璨的城中半岛,心头不由涌起了绵长的窑埠古渡情结。我小时住在与东门沙角亲水平台隔河相望的窑埠村,家里以种菜为生。由于交通不便,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村民们主要依赖窑埠古渡进城,日重一日,年复一年机械的做两件事:深更半夜从窑埠古渡摆渡,来到东台路一带挨家挨户掏粪,然后肩挑回农村做农家肥;白天将蔬菜运到东门菜市贩卖,换回全家的生活支撑。一河相隔,天壤之别,城市于当时的农村来说,就是天堂的代名词,而东门一带就是最接近天堂的花园所在。于是,窑埠古渡成了事实上的联结城乡的特殊生命线,那渡船也就成了家乡人追梦的寄托。因此,古渡从古至今在家乡人情感中占有特殊地位——不管世事如何沧桑巨变,家乡人对窑埠古渡的向往和怀想,一如奔流不息的柳江,是从未间断的。

时光茌苒,30多年弹指一挥间。当年摸黑往返城乡肩挑车运粪便的风景已经成为摆古谈资,窑埠古渡也因城市现代化提速而在人们的视线中悄然消失,成为远去的歌谣。而我所居住的窑埠村也大变脸,成了柳州的“浦东新区”。随着柳江治理步伐的加快,百里柳江清波荡漾,十里长堤锁洪护城,江上众多桥梁如彩虹飞驾南北,红花水电站蓄水,九曲柳江江水长年丰盈,保持在84米左右的最佳水位,罗卜洲引来白鹭翔集,优雅起舞,F1摩托艇极速冲浪,豪华渡轮江中游弋,清柔柳江顿时花容绽放。那飞溅的浪花,那畅快的弧线,瞬间组合幻化的万千气象,宛若天才艺术家在百里柳江激情的丹青写意,又似“中国狂草第一人”怀素笔走龙蛇,水上芭蕾,水墨淋漓展示了柳州人骨子里翻滚着的“永不服输、敢为人先”精、气、神的特质;每逢春节、国庆节等重大节日,双塔瀑布处更是焰火绽放,火树银花不夜天,无数孔明灯带着良好祝福扶摇直上,扑闪扑闪的亮光像天使的眼睛在惊羡柳江的繁盛。柳州那一刻的绚烂,丝毫不逊色于香港维多利亚港湾春节传统的焰火嘉年华的雍容华贵。当年大文豪柳宗元观钓处、大书法家黄庭坚上岸处,大旅行家徐霞客探幽处,“歌仙”刘三姐传歌处已旧貌换新颜,花径镶江边,柳树成诗行。相依相偎的情侣漫步在“柳州外滩”、“情人第一堤”无不春心荡漾,心比蜜甜。无数市民闲情垂钓,众多泳者江中亲水,渔舟唱晚,好一派人间胜景;双塔瀑布流泻的铿锵鼓点,恰如现代大都市的强劲心音,每天都张扬着今日龙城的大气、灵气和霸气。而已经启动的柳州十大重点工程,涉及柳江的就有7项。当年的掏粪小道也会大换颜:窑埠码头一带修建窑埠古镇,再现汉唐雄风;东门沙角亲水平台一带脱胎换骨建成“金沙角观瀑广场”,相邻的柳江路建成“柳州风情港”。一场一港如影相随,恋人般相拥成江畔两颗耀眼的明珠。几座大桥还要跨江过水,使柳州形成名副其实的“桥梁博物馆”。可以想见,如今再来“金沙角”听涛,你就可以透彻领悟“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的哲理。

人生如梦,社会舞台每天都在轮番上演折子戏,或精彩,或悲情,或搞笑。主角走马灯似的换个不停,但不变的是舞台,永恒的是涛声。柳江听涛,其实就是在认真品读一篇意韵绵长,文辞隽永的人生美文,欣赏一曲磅礴的天地大乐,感受城市的激情脉动。每次约会聆听,都会怦然心动。我认为,这是上天赐予芸芸众生享受生命欢娱的良缘,值得一生珍惜。

柳江听涛,眼悦、心禅、神畅,生命如此滋润。(作者:地龙蜂)

    上一篇: 明 道 慎 行 || 下一篇:云 裳 舞 者

    打印 关闭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柳州市委员会主办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柳州市委员会办公室维护管理
    E-mail:lzzx@liuzhou.gov.cn                             电话:0772-2660369
    版权所有:(C)2015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柳州市委员会                      技术支持:柳州市网络管理中心